YU

一个小学生写手,谢谢你的爱。我的天使🌹

[利格]刺爱⑦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一方死亡
————

偌大的丝绒床上,银发男人安静的躺在上面,呼吸起伏均匀,可见睡的异常安稳。

“砰——”

他似乎是受到惊吓忽然惊醒,倏地睁开眼睛,周围是无边黑暗和寂静。他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缓慢的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小口。

海浪拍打在沙滩上,伴随着暴雨,让人心生畏惧。他紧了紧身上的披肩,下床几步走到门边,推开门的一瞬间,刺眼的灯光让他下意识的抬手遮挡。

“格罗苏拉长官——!”一名不知名的士兵眼尖的发现格罗苏拉,又或者他早就知道格罗苏拉一定会在这里。

莫芙顺着那名士兵的目光向上看去,格罗苏拉站在门口,她更加笃定,出口的话语更加咄咄逼人“利利乌姆长官,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我作为多瓦家的保卫人,ACCA总部长莫芙的命令,逮捕你!”

格罗苏拉的头很痛,他只是依稀的捕捉到有莫名的男人叫他的名字,有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他手搭在扶梯上,随着视力的清晰,他看清楚了来者,ACCA总部长——莫芙。

“你醒了宝贝儿,来我的身边…”黑蛇引诱着无知的亚当。

格罗苏拉大脑很乱,他不安,焦虑,他遵循着本能朝声源走去。直到鼻息间萦绕着熟悉的百合花的香味,才微微安下心来。

利利乌姆像是无事人一般,半抱着格罗苏拉向门外走去,身后的莫芙发出警告,他依旧充耳不闻。

莫芙不会对他开枪,因为他手中有格罗苏拉。

屋外的雨瞬间将两人淋得湿透,利利乌姆脱下外衣披在格罗苏拉的肩上,又很快被无情的雨水打湿。

莫芙带着精英的部队跟在他们身后,利利乌姆家的人也缓慢前行。

似乎是因为雨水的浸泡让格罗苏拉逐渐清醒过来,他难受的弯着腰,头部被利利乌姆罩在他的外衣。他想要挣扎,却被利利乌姆此刻大的惊人的力气抱的死死的。

“都是蓄谋已久吧,格罗苏拉…就像当初政变一样,我的心,又一次被你打碎了”

利利乌姆的声音变得异常轻柔,诡异的平静。格罗苏拉不解,只是他的思绪忽然被拉回那一天,利利乌姆被当中拆穿的那一天。

格罗苏拉的手掌紧紧抓着男人的衣摆,他不知道他们将到哪里去,他只知道他不能放手。

“你…就这么恨我吗?恨到非要至我与死地”利利乌姆松开手臂,看着从未如此狼狈的男人,他的印象中,格罗苏拉永远都是一丝不苟,连头发丝都是柔顺的。

格罗苏拉这时才发现他们在码头,海边的水浪很急,溅起的水花弹在人的脸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格罗苏拉的声音充满疑惑,长久被雨水冲刷的身体冰冷无比,他的嘴唇变得苍白。

“格罗苏拉,你是唯一一根扎在我心头的毒针…”

利利乌姆忽然笑了,仿佛云开的太阳。他松开格罗苏拉,向后退去。

——此生此世,无药可解。

周围的温度和气味渐渐消散,格罗苏拉开始惊慌,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拉那个男人。

“砰——”

震耳欲聋的声音将格罗苏拉的心整个击碎,他还没向前奔跑,就被人按在原地。他的嘴角尝到酸涩的味道,肩上属于利利乌姆的外套被巨大的海风带走。

那颗子弹射入的时候,利利乌姆并没有觉得有多疼,只是顺着惯例,向后退了两步,栽入海中。

格罗苏拉永远忘不掉他那时的微笑,没有疯狂,没有扭曲,只有祝福和解脱。








TBC.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