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一个小学生写手,谢谢你的爱。我的天使🌹

[利格]刺爱②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会有车

*后续

*大概是个连载产物…。

————

利利乌姆乘坐当晚的飞机回到他的弗罗旺,临走前他换下了ACCA的制服,穿上带有弗罗旺特色的米色长袍。

他拒绝任何人为他送行。

夜晚的巴登风有些大,他独自一人站在机场门口。风吹拂起他的长袍,额前的碎发也随之飞舞。

格罗苏拉站在远处看着那个男人,他不是那么健硕的身体被月光拉的很长,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个男人的寂寞与孤独。

利利乌姆忽然转头向那边看去,嘴角勾起抹戏谑的笑,耳垂上的金色耳环反射着微光,他的薄唇一张一合,随后头也不回的走进机场大厅。

再见,格罗苏拉长官。利利乌姆说。

格罗苏拉忽然抬脚追上去,利利乌姆的那抹笑容刺痛了他。平生第二次,他的身体先一步思考。

第一次是利利乌姆吻他的时候,第二次是利利乌姆离开他的时候。

格罗苏拉有些懊恼,他又一次被优雅剧毒的黑蛇所吸引步步进入圈套。利利乌姆早就知道他在暗处看着自己,所以才会有那样的举动。

格罗苏拉停下脚步,透过机场大厅的落地玻璃看到里面的利利乌姆正在等待安检,来来往往的乘客等待着返途或者一次激动人心的旅行。

不时的有人对利利乌姆打招呼,利利乌姆都会抬手回应,随便交谈几句。

格罗苏拉就那么看着那个男人因岁月的风霜依旧直挺的脊背,大概再也不会见了,弗罗旺国的利利乌姆家。格罗苏拉这样想。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格罗苏拉转过身缓慢的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莫芙总部长。他按下接听键搁在耳边,忽然蹙起眉宇,握住手机的手掌突然收紧。

“事已至此,我认为不需要再这样。”格罗苏拉的语气急切,带着不易察觉的轻颤。

莫芙似乎又说了些什么,格罗苏拉才挂了电话。再回头时,男人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他抬头看着繁星点缀的天空,承载着所有一切的飞机起飞,飞向弗罗旺。

格罗苏拉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利利乌姆坐在头等舱,手中翻看着一本书。他高挺的鼻梁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空姐走到他身边,询问他是否有需要。利利乌姆抬起头,带着招牌式的笑,瞬间俘获这位小姐的芳心。

“特浓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谢谢。”慵懒深沉的嗓音,像一口滑腻的巧克力。

“晚上喝咖啡不助于睡眠,利利乌姆长官。”

年轻的小姐善意提醒,此刻还没有人知道弗罗旺要独立,所以自然称呼他为长官。

“我知道,不过还是给我特浓咖啡吧。”虽然他嘴角上扬,但语气中透露出命令的意味,他决定的事向来不会有改变,不管是谁。

空姐只好微微欠身表示敬意,之后走向下一位乘客。

利利乌姆向来是不喜欢喝咖啡的,他生于万花盛开的弗罗旺,自然从小到大喝的都是花茶。所以就算五十多岁依然如青年一般紧致平滑的皮肤。

“您的特浓咖啡,利利乌姆长官。”空姐为利利乌姆盛上咖啡后就回到机舱。

利利乌姆看着眼前表面平滑的咖啡,浓郁的香味萦绕在鼻间,他端起来抿了一口。

很苦,但后味醇香。这让利利乌姆想到那个男人,外表冷漠,内心柔软。

格罗苏拉是孤海上的小岛,利利乌姆是永远上不了岸的潮。





————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