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大杠

一个小学生写手,谢谢你的爱。我的天使🌹

[利格]刺爱⑨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不长不短,如送如迎

———

自那以后,格罗苏拉坚决辞任ACCA长官的职位,告别了他奉献青春的地方,回到了洛克斯。

洛克斯依旧干燥,但这坐落于高丘底部的诚城市却是让他唯一可以慰藉的地方。

时间飞逝,再回过头去时,从电视上看到的是弗罗旺国终于因为资源匮乏,不得不回归多瓦国的新闻。

而这一次依旧是当初发起政变的利利乌姆家,并且签下合约,弗罗旺从此往后只归多瓦家所有,莫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领导者。

只是这一次,利利乌姆家族中,再也看不到利利乌姆的身影,回归的同时,宣布了利利乌姆家次子死亡的事实。

此时的格罗苏拉坐在屋子后面的花园里,他坐在长藤编制的吊椅里,在他的脚边周围尽数是还未盛开的百合花。

“先生,莫芙总部长求见——”

比格罗苏拉还要年长的管家依旧毕恭毕敬的站在花园门口,格罗苏拉缓慢的睁开眼睛“让她来这里吧”

他苍白的指尖小心翼翼的去触碰那脆弱的花苞,一年前,在他回洛克斯的那一天,他从办公室抽屉的最下层发现这包百合花种子。

他突然想起来,利利乌姆与他独处时最长说的无非就是他像朵百合,想触碰又收回手。那个男人还说,以后一定要在洛克斯他的家中,种下一片百合,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他。

“我已经知道弗罗旺回来的事情了”格罗苏拉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也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事情了”

利利乌姆的名字似乎成了格罗苏拉的禁忌,他自己不说出口,也不准别人说出口。他总觉得自己越活越倒退了,像孩子一样任性又执拗。

“格罗苏拉长官,我一直非常爱慕您,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以后…都是如此。在此,我只希望您可以好好度过余生。”莫芙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

格罗苏拉午餐回到屋里时,看到的是躺在茶几上的请帖。

弗罗旺回归,莫芙的道别,一切都结束了。

夕阳下的洛克斯区陷入一片光晕,格罗苏拉坐在一处断崖旁,手中翻看着一本黑的发灰的旧笔记本。

渐近的脚步声,他的心忽然猛烈跳动起来,他有种预感,可是他害怕再一次失去。直到那个人的影子与他的影子重叠,随着一声熟悉轻佻的声音。

“我来了,格罗苏拉——”


———
End




[雷瑞]The otherⅡ

*雷狮x格瑞

*现代AU

*强制爱
————————————

忽然之间,电闪雷鸣,原本涓涓细雨转眼之间倾盆而下。

雷狮瞬间被暴雨淋湿了全身,指尖燃烧的火苗也被熄灭。他泰若自然的收起打火机,直直盯着眼前的男人。

那个让他恨之入骨又捧在心尖的男人。

格瑞撑着伞站在原地,似乎是没看到被雨水淋透的雷狮,丝毫没有要上前帮他遮挡的意思。

许久,雷狮莫名叹了口气,带着不明意味的宠溺,这其中的凶恶无人知晓。

他悠哉走到格瑞面前,不管持伞者是否同意,自顾的钻进伞下躲雨,启口的语气依旧清脆"雨太大了,也让我躲一躲吧。"

雷狮的靠近让他的身体无法克制的绷紧,面上镇定,心脏早已狂跳不止。格瑞握着伞把的手微微收紧,镇定的挽上雷狮的臂弯,如同以往的每一次等着雷狮带他去。

雷狮似乎是满意一般,才舍得迈开步子走向早就被冷落许久的跑车,绅士的帮格瑞打开副驾驶的门,待格瑞稳妥的进去后才关上门去驾驶室启动。

跑车如疾风一般跑出这条小巷,直到消失不见,小巷又回归寂静,拐角处忽然闪过一道人影。

一路上两人无言,一个专注开车一个专注沉默。直到车子行驶到格瑞所住的公寓楼下,格瑞客气的道谢,解开安全带打算离开。忽然被雷狮一把抓住手臂拉进怀里,格瑞条件反射性的向后躲反而让早就熟悉他行为的雷狮钻了空子。

格瑞的唇瓣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冰凉干燥,却夹杂着浓重的情欲色彩。不由的让格瑞想起这个人的唇瓣是怎样在他身上所到之处,点起欲火,沉沦深陷。

只是一瞬间,雷狮便起身看着格瑞,那表情像是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我的衣服都湿了,请我上去喝杯茶。"

毋庸置疑的语气,雷狮不等格瑞同意就下车站在雨中替他打开车门,格瑞叹了口气,也不再撑伞先一步走进公寓楼。

电梯一路上升至18层,左边第二间,格瑞打开门还未来及开灯就被身后人贴上抵在玄关处的墙壁,随着关门的声响房间又陷入黑暗。

耳边是雷狮急促的呼吸声,颈窝传来温热的触感。格瑞认命一般揽上男人的后背,手掌贴在他的后颈上安慰的抚摸,难得的柔情"先换衣服吧。"

雷狮抬起头,顺手打开客厅的大灯,这房子一如当年,装潢设计,家具摆设都没有变。他自顾的走去浴室,脱去贴在身上湿乎乎的衣服,淋浴完毕只浴巾裹着下半身,等他出来时就看到门口放着干爽的衣服。

他越过衣服,直奔厨房,还未进入就看到格瑞穿着家居服站在柔橘色的灯光里,火上的小锅里冒着咕嘟咕嘟的热气,姜汤的味道冲进鼻翼。

他忽然转过身回到浴室,换上衣服直接离开。门口传来关门的声音,格瑞依旧煮着火上的姜汤,他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

左肩故意露出紫色薰衣草纹身依旧妖艳。

TBC.

作者嗦:没有大纲,集思广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莫名有点儿年下,我最近年下看多了…


[雷瑞]The other

*雷狮x格瑞

*私设(黑道雷狮x裁缝格瑞)

*强制爱
——————————

-

傍晚的雷王星忽然下起了小雨,带着阵阵微风,虽然已是春天,但还是有些冷。

繁华星球依旧有被遗忘的破败街道,不起眼的暗巷中,一处暖灯亮着的地方,落地橱窗里的模特穿着一件做工精美的礼服。

"叮铃——"

随着清脆的铃铛声响,一位身材高挺的男人走进这小店中。他的肩头被雨水打的有些潮湿,衣着考究,看上去像是富饶街区的公子。

他打量着这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店而后随意的坐一旁供客人休息的沙发上,拿起茶几上最新款的服装杂志翻看,头一页就是一件女士婚纱,不同于传统的臃肿长摆,反而是轻巧的短裙,色情而又艳俗的紫色"请问有人在吗?"

"先生抱歉,老师已经下班离开。您可以先预定图样,明天我会交给老师的。"可爱的女孩儿从后面的工作室出来向男人微微鞠躬表示歉意。

男人闻言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唇角似有似无的扬起,拿起手中的那本杂志依旧是刚才的页面"我要这件,至于尺寸,我想他应该知道的。"

他合上杂志重新归位,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而这后面的工作室,银发男人的手几不可见的微微颤抖。他放在手头的工作拿起旁边的水杯一口气饮尽,点滴液体顺着喉结消失在衬衣中,似乎这样才能平复刚才又一次听到那个声音的紧张。

女孩儿走进工作室内,手中拿着刚才被归位的杂志放到男人的面前"格瑞,他没留下名字,不过点名要这件。外面下雨啦,我先走啦!"

被叫做格瑞的男人点点头,待女孩儿离开以后他整个身体向后放松的靠在椅背上,视线不由得落在那本杂志上,停留片刻,起身准备下班又顺手把那本杂志丢进垃圾桶里。

格瑞走到门口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雨伞,推开门伸手试探着雨滴的大小。

不大,赶快回家还是。格瑞心里默念着。

锁门撑伞转身,流畅的动作,再抬头时眼前是一辆跑车,车的边上似乎是一个男人,手中的打火机被他把玩着火焰忽明忽暗,下一刻火焰再次燃烧时照亮了那个男人的脸。

"雷狮——!"



TBC

[雷帕]沦陷

*雷狮x帕洛斯

*现代AU

*AOTU地点,配角

————————

你是否相信有些人的相遇是命中注定?

哪怕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

雨后的雷王星风有些大,但丝毫不影响这个富饶且糜乱斑斓的星球。

夜晚的这里正在举行一场拍卖会,富豪皇族的聚集地。所有人都期待着那些即将拍卖的奇珍异宝连带奉上的美人。

在大家都兴趣高涨的举牌喊价时,坐在二楼良好视野位置的一个看上去身价不菲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来,他暗紫色的眸中尽数是不耐,似乎对拍卖的物品丝毫不感兴趣。

"你自己在这儿看吧,我先走一步。"那个男人撂下这句话,还不等回应就大步离开。

一个女人的尖叫也并没有让他停下步伐,他更加烦躁的加快脚步,突然他被人抓住手臂,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楚楚可怜的男孩儿,他一头张扬的小脏辫儿似乎和他的表情极度的不匹配,只听他低低开口"救救我吧!求你!"

在他身后追赶上来的人看到这幅画面时脸上全是不可思议,仅仅几秒的愣怔一位领头人上前微微鞠躬"雷狮先生,他…"

雷狮并不想上演什么英雄救美的桥段,只是这个男孩儿让他好奇,他打断男人的话随后搂住那个男孩儿的腰"我就在这儿等你,不着急。"

有人传言,雷王星的三皇子喜欢男人。如今这种情况,无疑是证实了人们的猜测。但事实终究是怎样的,也没人敢妄言。

毕竟他是雷狮,行事风格向来百无禁忌,思想动机也让人琢磨不透。

雷狮就以那样的方式随着众人的眼光离开会场,而坐在二楼沙发里的男人默默关注着这一切,唇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将将走出会场的大门,雷狮还没来及反应,他身边的男孩儿已经抽离了手臂,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副宝石项链。

"我叫帕洛斯,这东西就当做您刚才的救命之恩。"帕洛斯眉尾上挑,还不等雷狮开口已经自顾的把项链塞进男人手里。

墨紫色的宝石,不像别的那样澄澈透亮,反而浑浊不堪。

雷狮有些意外于帕洛斯的表情,与刚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截然不同,他的兴趣愈发浓烈"你的命似乎不值这么多,而我要的回报,也不止这么多。"

帕洛斯闻言便故作神秘的抬起一只手放在唇边"您不会真如传闻中所说的,喜欢男人吧,雷狮先生。"

雷狮笑了,他朝帕洛斯勾勾手指,待他靠近俯身在耳边低声"我是不是如传闻中一样,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帕洛斯。"

"不了不了,我是喜欢女人的。"帕洛斯对于雷狮的回答似乎是在意料之中,他手掌搁在胸前作防卫的姿势。

雷狮不再言语,抬手打了响指,大约一分钟后一辆漆黑车身的路虎停在他们眼前。

帕洛斯不意外雷狮喜欢的类型,就如同他这个人一样,桀骜不羁,霸道嚣张。

事到如今,帕洛斯已知再多的拒绝也不会改变什么。他思索着暂时在雷狮这儿"度个假"也是不错的选择,不仅保证了温饱问题同时相比起来更安全。

他顺应着跟着雷狮上车,缓缓使向不确定的未来。








TBC.

单纯的car

*雷狮x帕洛斯

lof总吞,咱们微博见!

小学生写手

https://m.weibo.cn/6410969066/4175735814603321

[莱贝]Deep sea Shimmer①

*莱纳x贝特霍尔德

*现代AU(兵痞温柔攻x律师人妻受)

*十章内完结(AOT人物配角,地点)

*有肉有虐
————————

你是否相信有些人的相遇是命中注定?

哪怕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雨后的马莱风有些大,机场明晃晃的大灯下形形色色的人们在等待着往返或者一场令人愉快的旅行。

一个身着绿色军服金发的男人在人群中特别显眼,他身材高大,袖口露出的紧实麦色肌肤和鼓鼓囊囊的胸肌让人幻想。

他丝毫不在意别人投来的羡慕或者好奇的目光,只专注着低头摆弄掌中的手机,他似乎很焦急,灵活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击打着,脚下的步伐也是相当的频率。

而此时,一个小女孩儿忽然从身后一下子跳到他的背上,男人似乎是受到惊吓,习惯性的反手就要拉小女孩儿的手臂。

“你回来了,莱纳!”下面的动作被小女孩儿的声音所打破,男人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蹲下身让女孩儿落地。

“从背后袭击是很危险的知道吗?我会反射性的伤到你,贾碧。”那个女孩儿不以为然,反而搂着男人的脖子在面颊落吻。

男人不再言语只是起身,牵着女孩儿消失在机场的茫茫人群中。

而另一旁飞向马莱的航班,一个毫不起眼但又让人只看一眼就再也无法的移开视线的男人,他正已一种奇怪的姿势窝在座椅里小憩,脸上的眼罩也是奇怪的图案。

看上去非常滑稽。

但是他那身裁制精良的西服可以看出此人的身价不菲,再接受了种种目光而无法专心看书后他旁边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发话“贝特霍尔德给我在三秒内清醒!”

一般这种情况下,被吵醒的人一定会大发雷霆。但是这位名叫贝特霍尔德的男人只是拿下眼罩,睡眼朦胧“啊?阿尼我们到了?”

在他清醒后旁人都收回了目光,而贝特霍尔德低头看着此刻自己这滑稽的姿势也终于觉得羞愧而坐直身体。

而他身边的女士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并且不再理会这位“迷糊先生”。

贝特霍尔德呼叫了乘务,他只是口渴了,需要一些喝的东西。

等着空姐过来询问他需要什么时,他已经为喝咖啡还是果汁纠结了,最后还是他旁边的女士为他选择了一杯冰水落场。

“真是不好意思,总是麻烦阿尼。”他眉眼弯弯对着旁边的女士道谢。

“知道麻烦下次就自己决定,你什么时候能可靠些呢,胡佛先生。”那位女士似乎是习以为常,惯性将耳边掉落的发挂在耳后。

之后他无聊的看向窗外,层层叠叠的云彩中,下面是一片蔚蓝的海洋,紧接着是绿地。

他看了眼时间,舒服的在座椅里伸了个懒腰,双手叠加在腹前修长手指拍打着手背计算着时间。

和谐平静的画面,唯一突兀的是他皱起的眉宇和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似乎从来不属于他表情。

他像是在学某个人。

他总是在这种安静的时刻不合时宜的想起那个男人,那个温柔又可靠的男人。

“莱纳…布朗?”

















[利格]刺爱⑧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唏嘘的真相
————

巴登,格罗苏拉宅。

男人身上裹着土黄色的披肩,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手中是一杯已经凉透的花茶,几片花瓣沉沉浮浮。

他面色比以往更加憔悴,视线毫无焦距的盯着被阳光折射的青灰色的瓷砖。每当午夜梦回,利利乌姆落入海中的样子便出现在梦里。

他对于所有人都避而不见,没有人懂他那时的心情。那种心脏被握碎的痛楚,而又无能为力。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思考利利乌姆那时的话,所谓的“蓄谋已久”。他再一次陷入沼泽,无法自拔。

利利乌姆醒来时,首先是冲入鼻翼的消毒水味,他动了动手指,才缓慢的睁开眼睛。双眼空洞的盯着天花板,柔顺的黑色卷发铺散在雪白的枕头上,他胸口缠着绷带,在蜜棕色的皮肤上留下明显的痕迹。

除了病房门口的守卫,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利利乌姆微弱的呼吸声,没有任何人守在他床边。他的脑子里混沌一片,全部都是那晚格罗苏拉泛红的双眸,他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

他心跳的频率波动异常,终于被赶来的家庭医生发现,利利乌姆家的人才意识到利利乌姆真的醒了,他居然还能活过来。

“为什么要躲,狙击手已经对准你心脏的位置”待医生走后,利利乌姆家的长子不紧不慢的拉开床边的椅子坐下来,平淡的语气像是面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这样利利乌姆家才能度过一切,并且再次发起攻击”

利利乌姆无声的勾了勾唇角,他只觉得可笑。从头到尾,他也不过是筹码,是一开始就为保全利利乌姆家的弃子。

从他回到弗罗旺的利利乌姆家起,就已经决定舍弃一切,剩下的只有格罗苏拉。同时,他也忐忑不安,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对于这场感情,他不想赢,他只要爱。

但当格罗苏拉出现在清晨的弗罗旺时,他就已经知道他赢了。当他即将死亡看到格罗苏拉泛红的眼眶时,他突然就后悔了。

或许当初利利乌姆第一眼在ACCA的会议上,于千万人中,一眼相中。

“为什么?”莫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格罗苏拉的身后,手中是一杯冒着热气的花茶,她轻轻的放在格罗苏拉的手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良久,格罗苏拉才缓慢的开口,声音嘶哑的让人心痛“这世上,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背叛了他的所有,是你亏欠了他的一切,可是这些都比不上,他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身边了…”

格罗苏拉明白了那其中“蓄谋已久”的含义,也明亮了他尘封已久的心意,当他终于以为可以不再独自忍受漫漫长夜时,可这一切…

——都来不及了。

他对利利乌姆的爱,疼进了他的骨子里,然而除了他,无人知晓。

























TBC.

[利格]刺爱⑦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一方死亡
————

偌大的丝绒床上,银发男人安静的躺在上面,呼吸起伏均匀,可见睡的异常安稳。

“砰——”

他似乎是受到惊吓忽然惊醒,倏地睁开眼睛,周围是无边黑暗和寂静。他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缓慢的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小口。

海浪拍打在沙滩上,伴随着暴雨,让人心生畏惧。他紧了紧身上的披肩,下床几步走到门边,推开门的一瞬间,刺眼的灯光让他下意识的抬手遮挡。

“格罗苏拉长官——!”一名不知名的士兵眼尖的发现格罗苏拉,又或者他早就知道格罗苏拉一定会在这里。

莫芙顺着那名士兵的目光向上看去,格罗苏拉站在门口,她更加笃定,出口的话语更加咄咄逼人“利利乌姆长官,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我作为多瓦家的保卫人,ACCA总部长莫芙的命令,逮捕你!”

格罗苏拉的头很痛,他只是依稀的捕捉到有莫名的男人叫他的名字,有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他手搭在扶梯上,随着视力的清晰,他看清楚了来者,ACCA总部长——莫芙。

“你醒了宝贝儿,来我的身边…”黑蛇引诱着无知的亚当。

格罗苏拉大脑很乱,他不安,焦虑,他遵循着本能朝声源走去。直到鼻息间萦绕着熟悉的百合花的香味,才微微安下心来。

利利乌姆像是无事人一般,半抱着格罗苏拉向门外走去,身后的莫芙发出警告,他依旧充耳不闻。

莫芙不会对他开枪,因为他手中有格罗苏拉。

屋外的雨瞬间将两人淋得湿透,利利乌姆脱下外衣披在格罗苏拉的肩上,又很快被无情的雨水打湿。

莫芙带着精英的部队跟在他们身后,利利乌姆家的人也缓慢前行。

似乎是因为雨水的浸泡让格罗苏拉逐渐清醒过来,他难受的弯着腰,头部被利利乌姆罩在他的外衣。他想要挣扎,却被利利乌姆此刻大的惊人的力气抱的死死的。

“都是蓄谋已久吧,格罗苏拉…就像当初政变一样,我的心,又一次被你打碎了”

利利乌姆的声音变得异常轻柔,诡异的平静。格罗苏拉不解,只是他的思绪忽然被拉回那一天,利利乌姆被当中拆穿的那一天。

格罗苏拉的手掌紧紧抓着男人的衣摆,他不知道他们将到哪里去,他只知道他不能放手。

“你…就这么恨我吗?恨到非要至我与死地”利利乌姆松开手臂,看着从未如此狼狈的男人,他的印象中,格罗苏拉永远都是一丝不苟,连头发丝都是柔顺的。

格罗苏拉这时才发现他们在码头,海边的水浪很急,溅起的水花弹在人的脸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格罗苏拉的声音充满疑惑,长久被雨水冲刷的身体冰冷无比,他的嘴唇变得苍白。

“格罗苏拉,你是唯一一根扎在我心头的毒针…”

利利乌姆忽然笑了,仿佛云开的太阳。他松开格罗苏拉,向后退去。

——此生此世,无药可解。

周围的温度和气味渐渐消散,格罗苏拉开始惊慌,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拉那个男人。

“砰——”

震耳欲聋的声音将格罗苏拉的心整个击碎,他还没向前奔跑,就被人按在原地。他的嘴角尝到酸涩的味道,肩上属于利利乌姆的外套被巨大的海风带走。

那颗子弹射入的时候,利利乌姆并没有觉得有多疼,只是顺着惯例,向后退了两步,栽入海中。

格罗苏拉永远忘不掉他那时的微笑,没有疯狂,没有扭曲,只有祝福和解脱。








TBC.

[利格]刺爱⑥


常年日照的弗罗旺今日却阴雨连绵,从清晨便一直下着小雨,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利利乌姆站在窗前,雨水顺着缝隙飘进,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格罗苏拉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画面,他定定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这是格罗苏拉在弗罗旺的第五天,巴登除了莫芙之外,还没有人知道他们最敬爱的长官私自进入弗罗旺,并且在此地停留多日。

这短短五天的记忆,或许足够格罗苏拉回忆一生,和利利乌姆在一起的生活。

他们就像普通人一样,在弗罗旺国的集市上为了几块钱的水果讨价还价,时不时还有因为认出乔装打扮的利利乌姆或者格罗苏拉而附赠的热情的人们。一起去海边等待日升日落,在沙滩上画着不知名的图案,最后这下各自的名字。

“别站在窗前,会感冒…”利利乌姆闻言笑着回头,看到的是穿着洛克斯特色披风的格罗苏拉,白色的长发也被带着彩色翎羽的头绳束在脑后,白皙的长颈也带上了项环。

利利乌姆不由的愣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亲眼所见。

——不同于ACCA制服,正装西服的真正的格罗苏拉。

他唇角笑意更深,几步走近格罗苏拉,食指于唇下上下打量一番“你真美,格罗苏拉——”

任何人在得到赞美时都会因幸福和喜悦嘴角上扬,格罗苏拉也不例外,或许自从见到利利乌姆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报告!A组准备就绪!报告完毕!”

“报告!B组准备就绪!报告完毕!”

“准备出发!——”

夜晚的雨似乎来的更猛烈,拍打在窗户上沙沙作响,隐约可以闻到一股血腥味。

利利乌姆连同着利利乌姆家的长子和小弟都坐在客厅,面色依旧如同往常一般,手中端着盛满花茶的杯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警报器突兀的响起,有些刺耳,乍来的的响声划破这不寻常的静谧。

利利乌姆依旧坐在真皮沙发上,不停的抚摸小指上的戒指。那戒指表面有不易发现的刻痕,一个大写的“G”。

忽然之间,身穿ACCA特警支队服装的人瞬间将他们包围在其中,一阵有规律的高跟鞋踩踏在大理石板上清脆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熟悉的女式低音。

“好久不见,利利乌姆长官——”

长官而不是亲王,证明多瓦家根本不把利利乌姆放在眼里,所以连同着ACCA的执政人也代表着多瓦家的权利。

他在告诉利利乌姆,你们利利乌姆家想要站上多瓦家的位置成为王者,根本是不自量力。

“是啊,莫芙总部长…”利利乌姆像是心不在焉,头也不抬依旧抚摸着他的尾戒,似乎来的人是他利利乌姆家最无关紧要的客人。

“格罗苏拉长官已失踪多日,有目击者称他在弗罗旺忽然消失,疑似遭遇绑架。”莫芙的话语中透露出莫名的肯定。

话到此时,利利乌姆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他猛的起身,眸中布满阴霾“莫芙,原来你放任他一路来到弗罗旺就是为了今天,为了此刻。原来,他也是你的筹码。”

——为了一举铲除我利利乌姆家,为了多瓦家永除后患。

“请把格罗苏拉长官交出来,如果他受到任何伤害,多瓦家,ACCA,全国的人民都不会放过你!”













[利格]刺爱⑤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一辆小破车